這篇分享很寫實,也有很多妙喻

轉載大家一起品味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 

一般佛教徒說到吵架,非但避之唯恐不及,還發明了一句「一念嗔心起,火燒功德林」來警惕愛吵架的朋友們。

這句話,即使以奇蹟課程的角度來看,也有七八分的正確性,因為在選擇了小我思想體系的那一瞬間,是不能同時選擇聖靈思想體系的。

不過,奇蹟課程不認為真有什麼「功德林」會被火燒的一乾二淨,因為圓滿本質是絕對而且不變的,人人皆然。只是吵架(或其他任何時候)做了一個惡夢,讓我們忘記了彼此共同享有的純潔無罪的圓滿本質而已。

問題來了,我要讀奇蹟課程,而且還想把奇蹟課程的精神「活出來」,萬一真的吵架了,該怎麼辦?

今天早上剛和隔壁棟的住戶吵了一架,理由非常瑣碎,他們在做資源回收,由圍牆的一邊把一大包一大包的資源垃圾丟向我們這一棟的花圃,壓壞了種好的植栽,而我正好在書房看到,於是打開窗子請他們注意,不要再這麼做,並請他們把壓到的植栽復原…

對方很生氣的說「拜託你好不好,我們是在做環保,是做功德耶。你們心胸要放寬大一點。」

這句轉移焦點的話(尤其是諷刺我心胸狹窄的最後一句),壓到了我的神經,於是拿出新買的照相機蒐證,開始諷刺他們為「環保大菩薩」(呃……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),下樓不到幾分鐘,隔壁棟的管理人員出現了,我們棟的鄰居開始下樓關心,人多了起來,對方軟了下去,他的資源垃圾也清的差不多,於是就吵完了。

在吵架的過程,我看見了什麼?

我看見我想保護的事物:盆栽、自我形象、「一個公道」。對方想保護的事物:「做公益」的自我形象,還有我也不明白的東西。

沒吵這一架,還看不出這些隱藏的動力;吵架時,是不是都還是純潔無罪的上主之子?吵架後回味再三時,還真的能覺得對方是純潔無罪的上主之子嗎?處處分析是不是佔理的時候,還能記得什麼一體性嗎?

我要誠實的說,我不能。因為當時,拼了命似的,在保護自己認為對的東西,在那個堅持的瞬間,這些「對」比一體、弟兄、上主都重要。正如奇蹟課程所說的,這就是小我的真正目的。

解法不是跟小我打架,也不是去「彌補小我所造成的傷害」,而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相遇中,一點一滴的學會「重新選擇」。

有人覺得,修持的目的,是要「打造人間淨土」,也就是尋求各種善巧的方式,禮禮貌貌和和氣氣圓圓滿滿的,大家都好說話就解決了。不過,如果這招管用,那麼諸天菩薩的功德,早就軟化了所有心靈的防禦措施,我還怎麼需要吵這一架?這就好比一群人都做了惡夢,其中有個人說,「來來來,我們一起來,念力大加持,惡夢化美夢,急急如律令。」這樣真的能惡夢化美夢嗎?

我並不這麼覺得。

這時候,對我有用的話是這樣的,幫助我學會看到,我是怎麼做出這場惡夢來的:

「我知道這是什麼感覺,我對批評也有相同的反射作用。但請容我告訴你,我學到了什麼。秘訣在於把回饋當成禮物,但你必須先判斷回饋是否正確,我用的方法是核對別人的回饋是否撞擊到我的親身經歷,是否有任何部分聽起來是正確的?即使只有一點點、百分之五也好。我試著回想以前是否有人給我相同的回饋,我會思考可不可以找人核對。我想知道對方是不是指出了我的盲點,看見我沒有看見的部份。你願意試一試嗎?」(叔本華的眼淚,pp.190-1)

 

而不是寄託於「『不是我』的念力大集合」,把惡夢變美夢。

套用一句在讀書會聽過的一段話:

聖靈想跟你說的是:「謝謝你,又給了我一次機會改變你的生命」,而非「謝謝你,又給了我一次機會去救那個人/改變那件事情的結果。」

 

吵架已經發生了,它可以是反悔+懊惱,也可以是學習奇蹟課程的機會。

我,要選哪一個?

 

 

文/ 無關緊要

http://www.acimtaiwan.info/viewtopic.php?f=62&t=2848&sid=f487201e88efe5e950f86aa82e7aab33&p=12094#p12094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rrieMiracle 的頭像
CarrieMiracle

奇蹟凱莉

CarrieMirac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